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工程机械厂家

电价上调火电企业最艰难时期已过去-(新闻)

2022-08-05 来源:吉林工程机械网

电价上调:火电企业最艰难时期已过去

电价上调:火电企业最艰难时期已过去 来自南方都市报  火电企业迎来“暖冬”。自12月1日起,国家发改委在全国范围内调整电力价格,上网电价上调2.6分/千瓦时,销售电价上调3分/千瓦时,同时对发电用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...

火电企业迎来暖冬。自12月1日起,国家发改委在全国范围内调整电力价格,上网电价上调2.6分/千瓦时,销售电价上调3分/千瓦时,同时对发电用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,主要港口5500大卡电煤价格不得超过800元/吨。  分析认为,发改委此举旨在缓解高煤价对于发电企业运营成本带来的压力,从而提高发电企业的积极性,短期缓解电力企业亏损的局面。不过,此举对煤电顶牛仍是治标难治本,问题的关键是电力行业再次改革。  火电企业最艰难时期已过去  据记者了解,2010年平均上网电价为0.385元/千瓦时,本次上网电价上调2.6分/千瓦时,销售电价上调3分/千瓦时,上网电价上调幅度约为6.8%,是2005年以来上调幅度最大的一次。  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调整是今年以来第三次上调电价。4月10日,发改委上调部分火电亏损严重省份的上网电价,平均上调2分/度;6月1日,销售电价平均上调1.67分/度。  一年三次上调上网电价,其背后是火电企业博弈的结果。南都记者从中电联了解到,今年前三季度,电力消费总体旺盛,全国全社会用电量35157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1.95%。  与电力消费总体旺盛相伴的是,电力行业持续承受着煤价高位上涨、利率上升给生产经营和电力保供造成的巨大压力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,1-8月份,火电生产企业利息支出479亿元,同比增长25.6%,是火电亏损的一个主因之一;火电生产企业虽然实现利润总额122亿元,但同比下降39.1%,并于今年以来各月持续负增长。  数据显示,受成本上升影响,今年前8个月,华能等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亏损超过100亿元。国家电监会统计表明,上半年全国火电企业亏损面达53.63%,16%的火电企业资不抵债。  火电企业最艰难的时期已过去。上海证券电力行业分析师谢守方表示,截至10月份,火电发电量为31525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4.3%,占全国发电量的82.6%。预计2011年火电发电量为39000亿千瓦时,如果假设2012年的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9%,那么将达到42510亿千瓦时。此次将全国燃煤电厂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约2.6分钱,那么将给整个火电行业增加1105亿元的营业收入。五大发电集团的装机容量约占全国的49%,因此五大发电集团将至少分得500亿元。  对发电用煤临时价格干预  与以往不同的是,本次电价调整方案,还配套了煤价调控措施,稳定电煤价格,以确保煤电联动效果。杜绝了煤电顶牛中,电煤价格上涨的冲动。  限价措施包括:年度重点合同煤控制涨幅不得超过上年合同的5%;市场煤价实行最高限价,主要港口5500大卡电煤价格不得超过800元/吨,其他运输煤价不得超过2011年4月结算价格。此外,国家还将清理各地针对煤炭征收的各种政府性基金和收费,疏导煤价回归合理价位。  齐鲁证券分析师刘昭亮分析认为,全国火电厂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约2.6分钱,相当于可转嫁火电企业煤炭成本65元/吨,基本相当于2011年的煤炭价格涨幅847元/吨-782元/吨。在煤炭价格不上涨的情况下,上网电价上调约6.8%,将提高火电行业毛利率约5.6个百分点至16%左右。  煤电顶牛仍然治标难治本  然而,在多年的计划电与市场煤博弈中,对电力企业来说,纷纷向上游的煤炭领域进军,似乎只有掌握了上游资源,才是上策。  2009年来,一场通过新建、并购、参股等向煤炭行业进军的行动,在我国电力行业悄然兴起。据公开信息,未来5年,华能、大唐、国电、华电、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等五大发电集团煤炭规划产能将年均增长近30%,煤炭自给率由现在的20%提高至40%。其中,作为此轮煤电一体化的先锋,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提出,到2015年,煤炭自给率达到一半,2020年争取达到70%。  关于煤电一体化有效降低了火电企业的燃料成本,在火电企业流传的一个标本故事是,神华集团凭借充足的自产煤供应,发电量水平连创纪录。1至8月,神华集团发电量增长率近30%,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及五大电力集团,机组利用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0%。神华集团副总经理王品刚说,发电板块今年至少可盈利90亿元。  不过,对于煤电一体化做法,仍存争议。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(微博)认为,虽然短期而言,煤电一体化可以不用提电价、内部消化煤价上涨的影响,但长远看是回避矛盾的做法。  国金证券(11.06,0.00,0.00%)电力行业分析师赵乾明告诉南都记者,2003年第一次电力改革后,至今遗留的问题主要是最难突破的电价和电力市场,其余的市场化改革基本完成,2008-2009年,该问题集中爆发,在高煤价的压制下,发电企业全行业亏损,目前,在全国火电企业大范围亏损的背景下,我们也看到,第一次电改遗留的问题已经威胁到电力工业安全和稳定的程度,再次改革刻不容缓。  譬如说,厂网虽然分离,但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仍由政府制定,发电市场并未实现高度的竞争,同时又受到市场化煤价的严重冲击;输配电价机制未明,电网企业成本缺乏约束等等。  数字  此次将全国燃煤电厂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约2.6分钱,将给整个火电行业增加1105亿元的营业收入。五大发电集团的装机容量约占全国的49%,因此五大发电集团将至少分得500亿元。

三大主要电商平台信息流推广玩法

美国托福要求

竞价代运营

纽约有什么学校

友情链接